新时代呼喊草原诗歌新辉煌

   

蒋希武 摄

草原诗歌是指与草原文化有所关联的一切新诗,是指在题材内容上体现着草原特色、草原气派和草原风采的作品。在中国诗歌史上,关于草原日子的优秀诗歌有很多,在汉代之前就现已呈现的北方草原丝绸之路和其后呈现的茶叶之路,早已打通了东西与南北的文化通道。唐诗中有关草原边塞的壮丽诗句也早已深化我们的耳目。今天,在 一带一路 战略的恢弘倡导下,中欧班列从满洲里、二连浩特和阿拉山口频频进出,是古代丝绸之路、茶叶之路在新时代的再度复兴。可以说, 一带一路 战略为今天的诗人们提供了新的前所未有的现实与想象的空间和文化指向,在如此宏阔的大布景下,从头发起草原诗歌,再造草原遥远地方诗歌的新辉煌,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中国草原地域宽规模大,各区域民族众多、文化布景丰厚多元,文学作品璀璨耀眼,但就新诗百年的创作状况来看,草原诗歌整体上数量不多,有影响流传下来的作品也比较少,没有构成相应的气候。因此,大力倡导草原新诗的创作,引导诗人们重视草原遥远地方,繁荣新时代文学,更好地效劳于 一带一路 战略,是大有可为的。倡导草原新诗是一种概念性引导,并不是发起什么门户,也不是停留于标语或追逐时尚赚人的眼球。草原新诗的立异开展,一定是久远壮阔的,其前景也必定会耐久不衰。这与当下某些诗人只重视个人心里、过度自我化的小资情调等状况的改变,努力关心时代、书写当下日子、引领创作方向,都具有积极的导向作用。

倡导草原新诗走向新辉煌,首要应引导推进理论建设,用新理论新观念新思维催发创作,在言论氛围上先行一步。并尽可能与创作交融并进,及时有用跟踪创作状态,对作品开展有力的批判辅导。其实从严厉意义上讲,我们对草原诗歌的概念仍旧比较模糊,从世界规模来看,似乎还没有哪位诗人被界说为草原诗人或有草原布景的诗人。创作作品如此,理论层面也就更无从谈起。这正为我们发起草原诗歌、兴起草原诗歌创作新热潮提供了某种可能。而国家 一带一路 战略的成功施行,更为我们带来了史所罕有的前史性机会,提供了草原诗歌走向新繁荣、争夺新辉煌的现实途径。在此甚为有利的时间节点上,在中国正向着世界舞台中心迈进的大趋势下,从国家到当地,我们都应有明确的设想、设计,在增强规划性体系性联动性的基础上,以继续不断的工作和多种扎实有用的活动,为草原新诗创作的健康开展营建杰出氛围,也为新一代草原诗人的生长成熟助力加油。作为与草原诗歌创作内容相靠近或努力想成为一个草原作家的诗人们,更应该放眼世界,开放自己的全球眼光,以文化比较的姿态,考虑今天草原诗歌的精确内涵,在努力学习世界诗歌新观念新探究的基础上,回归本身回望祖国传统诗歌的璀璨星空,汲取各方面的养分,做好根本功。要努力增强文化自信力和自自信心,胸怀远大抱负方针,力戒浮躁,不为一时所得所获而容易自满、故步自封,也不被表面的红炽热闹所引诱利诱。所谓全球眼光的文化比较,就是要脚踩着中国大地,背依着祖国山河,心中装着祖源和故乡,用我们自己的言语述说,畅抒今世豪情。在唐诗的繁复题材中,边塞诗独立的高峰是最好最明朗的标杆。那些动听的篇章哪一篇哪一首哪一句不是诗人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艰苦所得?因此行路与仍然是今天草原诗人的必由之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