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保政策”岂能是优亲厚友的标配?

乡村低保政策是对低收入农户的兜底保障,对解决困难群众实践问题发挥了积极作用。半月谈记者近期在底层采访了解到,各地通过开展乡村低保专项管理,“情面保”“金钱保”等乱象大为改观,但一些新的矛盾正在闪现。 低保准则本来仅是一项收入救助准则,但因为福利绑缚,低保户享有的福利类别越来越多。虽然低保金本身水平其实不高,但因为教育、医疗、住房乃至司法等专项救助大多与低保绑缚,低保户享用的日子水平远高于低保边缘户。使得部分低保户好吃懒做,“等靠要”思维严峻,坐等国家好政策给他们带来的好福利;而非低保户及边缘户们则不免心思失衡,从而繁殖争当低保户想法。 乡村低保的福利化倾向,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部分农民自力更生脱贫致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很多人不再觉得“吃低保”会“丢体面”,看到低保户和贫困户政策好,有的即便有劳动能力也找理由不去干活干事,想一直当低保户与贫困户以获取好政策的救助,有的为达到低保资历要求,有意将家庭成员“分拆户”,将白叟分出去,加剧了家庭职责的弱化。 另外一方面加剧了干群间乃至低保户与非低保户间的紧张关系,破坏了邻里团结,加深了干群矛盾。为千方百计争低保,想优点,有的不行条件就处处告状、四处上访,不吝捏造事实、编造谎话,在村里构成不良习尚;有的城镇干部和村两委干部使用职务便当优先照顾亲朋老友,或为不行条件的亲戚争夺低保户,乃至伪造条件骗保等等,在群众中形成不良影响。 为防止乡村低保福利化带来的“养懒汉”、“闹矛盾”等后遗症,笔者认为一是应严厉低保户准入条件与资历,严厉限制有劳动能力而不去就业者吃低保,铲除其懒汉思维,让他们树立自立自强意识。二是加强信息公开,对低保户的家庭收入及产业状况、家庭成员、劳动力现状、身体健康状况等进行公示,并疏通举报渠道,加强社会各层面对低保户的监督,使非低保户们在心底里认同国家对低保户的政策是为了保障其根本的生计日子条件,从而减少社会矛盾。(文/孟春)

相关阅读